{Life} 嘉義小旅行-嘉美館、霜空咖啡

離開舊美好的陶展後,時間卡在尷尬的四點。晚餐太早,午茶太晚,散步太熱,閒坐太傻。原本避雨抗暑的代步小車亦成了苦惱,使人進退皆難;要是能有多啦 A 夢的縮小燈把它縮成 mini 版該有多好,然而醒醒吧你做不到。考慮片刻,索性駛往嘉義美術館周邊晃蕩。

古名諸羅縣的嘉義,享「畫都」美譽,其中以陳澄波、林玉山最廣為人知([參考]《畫家與他們的產地:「畫都」嘉義》)。嘉義也得厚於阿里山山神恩賜,所產檜木於日治時期大量輸出;林森路上曾經滿是木材加工廠,無愧它受獲的「林都」之銜([參考]《百年木都嘉義的記憶保衛戰》)。

而嘉美館佔地雖不大,卻讓人駐足,因放眼看過去,明顯能見得其建築的新穎有趣:一棟光燦亮澄的三角形玻璃大樓,挽手銜接了一棟古蹟(菸酒公賣局嘉義分局 a.k.a. 台灣總督府專賣局嘉義支局)與另兩幢建物(菸酒倉庫)。舊、新、舊的層次交疊、建材質地的視覺轉換,絲毫沒有違合感。

嘉義支局的原建築師,是日治時代人物梅澤捨次郎台南林百貨(非常美,大家一定要去)、台北松菸也是他的設計。除了玻璃帷幕帶來的前端氣象,改建嘉美館的建築團隊還把美術館入口改在面向小廣場、而非公賣局原大門。此一巧妙的轉向,猶如一句誠摯宣言,要讓藝術的心,朝著新時代的眾人開敞。

讚嘆玻璃帷幕多清爽的同時,我也欣賞著不少人逗留拍照的小廣場。廣場造景設計師是太研設計吳書原,數年前在著迷作花時,聽過他演講,對他的見解深有同感,也欣賞他呈現的成果([參考]《太研設計吳書原作品「不只是圖書館 澡堂花園」》)。

他表示,台灣擁有超過五千種原生植物,但我們卻常把自然推遠,認為自然是要踏入深山才能接觸到的事物。於是我們的人行道、公園、公共零碎地、所有需綠意環抱的地方,相比英國(這是超高標準我必須說)常出現想像力缺乏、一成不變、環境對植栽不友善(例如樹根在水泥磚上掙扎生長)、預設經費不足(誤以為可用微薄的錢做盛大的成果,然後一季的花開完,隔年不開了,錢同時也燒光了)等,各式各樣陳年問題。

在他的造景計畫 / 理想裡,總盡其可能使用台灣的植栽與四季草花。允我形容的話,我會說那是一種更野更荒、但相對更和諧圓融的風格。讓我頻頻點頭的,還有他提到很多人看不起草花,覺得不是樹的植物,只要沒開花就該拔除,就該換,就不算美,就白花錢,就沒啥好看… 甚至有聲音質疑他為何要把經費拿來「種一堆雜草」。

花之美渾然天成,但沒有一種植物的花是四季盛開,除非它是假的。人自凋零花自落,萬物各有時。自然本身就是一部生死更迭的興衰史。在課本中這是我們能輕易理解的道理,為何進入生活裡,就變得那麼不能接受呢?假裝可以永久盛開或者存在的東西,本質上與其說是要帶給人恆久的歡喜,不如說是要教人警惕。

在小廣場看著草花搖曳,想了這些那些後,發現實在無事可做,還熱,於是心一橫,決意前往荏苒咖啡的姊妹店霜空咖啡碰碰運氣。

當時是週末,霜空咖啡又位於嘉義市中心,停車位一位難求,我與同行家人分頭行動。我瀟灑如風兀自走入霜空內門,填寫候補名單,接著幸運地在3 分鐘後順利入座,點了冰茶。期間也拍了一堆照,更新手遊進度,聽音樂,讀點跟日本茶道有關的書。正覺睏意來襲時家人才姍姍來遲。為了停車,他可是在私人停車場排了快四十分鐘的隊伍。

霜空咖啡不用說,當然是很美;這美與荏苒一樣,都建立在空間的留白與餘裕上。讓人嚮往且想回訪的最根本原因,就是桌椅不擠仄,與那片綠意奢侈的後院(再加上後院中打情罵俏的三五小貓)。單就這樣,便足以讓這副久受都市人潮壓榨的身軀頓感鬆弛、心道快哉,陶陶然樂而忘憂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