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Life} 嘉義小旅行- 舊美好。茶會。陶展

多番猶豫,是否該花時間寫這篇分享,然而顧及遊記的完整性--此嘉義行的最大目的,就是參觀『舊美好』舉辦的茶道具展--於是硬著頭皮交卷了。

要知道古道具、茶會、陶作這三樣各都「水很深」,無一能馬虎論之。我知識背景與涵養極其有限,談不出箇中真義,只能厚臉皮地描述一點個人意見、梳梳當日見聞的皮毛(人貴自知,我不是在客套)。以下內容就當閒聊,想到什麼說什麼。

之前提過自己喜歡逛古道具店,不管是在台灣還是出國旅行。自身雖無設計背景,對古董也外行,但每每身處古道具店,常心生寧靜、法喜充滿。我想那是因為老物件身上聚攏的龐大光陰,重現於此時此刻而產生的共時性震懾(有點魔幻)。被年歲大幅超越我一代、可能飄洋過海、翻山越嶺才抵達此處的物件給包圍,會讓已經把五感打開的來客悸動不已。

所以在台北生活,偶若喪失靈感(我的「靈感」是自定義的,乃相對於「麻木感」而言,所以喪失靈感可以理解成:感覺日子過得麻木、沒滋味),就會往古道具店走走。

Delicate antique 是個人曾經很入迷的去處,近年來 Delicate antique 以大型家具為主,大稻埕的地衣荒物(應算是選品店)逐漸越次躐等,成了我充電的首選。遇上喜歡的物件不一定即刻買,單就欣賞與理解本身,便是收穫。另有幾間如秦境老倉庫究屋、新竹的 Natural n’ Vintage、台中的芳華選物、台南的鳥飛古物、以及嘉義的舊美好等,也是心頭好。即便沒能走訪現場,我也時不時光顧他們的社群動態。

陶作展、或廣義的工藝作品展(例如木器)也是我的喜愛。陶與很多器物一樣,一定要親眼看見、親手摩挲,才知道它是否適合你、符合你的需求、能進入你的生活。倘若面對的是茶道具,那更牽涉了茶湯的表現與氛圍的營造,能雕琢的細節只會多不會少。許是源於此,很多陶作家的作品不只擺在藝廊中展示,還會與品茶空間、甜點工作室、花店合作,就是希望藉此「直接試用」的方式,讓潛在的選購人更了解它們的特色與質感。

此行前去嘉義舊美好,所觀賞的是來自羅翌慎、林洛安、美人瑜三位陶作家的作品,除靜態成果發表外,也以夏日茶會的形式實地使用。據聞三位作家都在小慢習茶多年,不少陶作家本身也愛茶(這真的是再自然不過了),由此見得陶與茶關係之密切,是血濃於水。

也許有人會問,茶會到底在幹什麼呢?喝茶不就是把水煮沸,然後開始泡,人多時吆喝一下、板凳一拉,嗑點瓜子咬點脆花生…

上述情景當然有它的實趣,不過用上茶會二字,一般要講究更多儀式與美感。茶湯本身的表現很重要,預先設定的主題能精心洗練地呈現,也是重點與挑戰。

私以為中國宋朝時文人雅士口中的四藝-「焚香、掛畫、插花、點茶」,或可說是賞茶與茶會的起始元素,氣氛好時,不免要吟詩作對、臨江載舞、對月邀歌(最近中國劇《夢華錄》可作一參考);日本茶道中,茶會就是喫茶的敘會,形式與規則嚴謹肅重,席間佐以茶食、和菓子,且伴隨著欣賞因季節更迭而變化的庭園、茶道具、掛畫等(電影《日日是好日》描寫得頗詳盡)。總而言之,用粗淺白話說,茶會就是以茶會客。與來到現場的人,一起賞茶,靜心品嚐從茶延伸出來的生活美與藝術美。

那麼,要怎麼做到靜心品嚐?泡茶的人要靜,客人才能靜,但這是怎麼做到的呢?以及,難道茶會都要坐如鐘般一板一眼、不苟言笑?還有,有些泡茶人姿態百般做作,先別說茶湯好壞,光視覺上就讓人背脊發涼,這茶會難道不是另類的折磨嗎?再者,為什麼要把喝茶弄得這麼藝術化、這麼修身養性、這麼高大上呢(有的茶學家還要求學生修習琴棋書畫呢)?人生在世要遵循的規則已經很多很卷了,輕鬆喝不好嗎?

以上的質問我都有過,但不適合在這此班門弄斧地作答,我自己也才剛學步。

我只能跟大家分享,先把那些可畏的字眼(例如「藝術」跟「美學」、甚至「修身養性」、「靜心修禪」等)拋開。我個人傾向把茶會看作是一席邀請人們前來高度敞開五感的體驗會。

茶會跟派對一樣,關乎茶事主人的設定。可以盛裝可以極簡,有時疏闊有時矜貴。席地而坐的山林席,趣味並不亞於絲竹繚繞的貴賓室。這部分並無絕對是與非。可以的話,我偏好鬆弛卻不輕浮,端正而不扭捏,沉靜多於喧噪,優雅但不傲岸。

當你發現自己進入一茶會,先是被某種演奏會即將開始前的緊繃感包圍住,然後又不自覺緩下呼吸,你的身心應有大半已準備好了要喝今日的這壺茶。

很快地,你會去觀察眼前茶席的擺設,是素樸、清麗、還是粗獷、靡奢。你會期待著今天會配什麼點心呢?葷的素的還是甜的?水瓶中插的花從哪裡摘下?也是茶會主人插的嗎?你會去注意風爐上冒煙的陶壺,聽見連珠般的撲騰聲(日本茶道還有所謂釜之六音);然後,在主人的引導與安置下,隨他凝神行茶。你定定心神,接手他送來的茶湯,仔細地啜飲,讓它在口中稍稍翻滾,你聞湯面香、掛杯香… 隨著時間流逝,喝第一沖、第二沖、第三沖…

這一切的一切,或許會讓你的味覺記憶湧上來,開始回顧自己喝過的不同年份的同款茶;或許你與此茶乃人生初見,是自懵懂的境地慢步走至開化。茶本身的滋味也可能使你猶如置身麥草花田之中、山野雲霧之上,也有可能這一杯杯下來,實則沒給你驚艷印象,反倒是為茶點心折腰,甚至與隔壁的茶客一見如故。

各種或許,各種感官的運用與體會,各種與茶有關、或徐徐偏遠而無關的事物。從茶會之始、至尾、乃至於離去後的回味,可能斷得乾淨俐落,也可能餘韻裊裊。不管怎樣,點滴在心頭,都會是你一期一會的獨特經驗。

對「{Life} 嘉義小旅行- 舊美好。茶會。陶展」的想法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